媒體報道
乍得阳和如细柳-重生小镇,不惑之年是什么意思
時間:2019-11-15
0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編者按:房子裏遍布19世紀最偉大的葡萄牙畫家卡洛斯·萊斯所繪的穹頂壁畫,侯爵三個女兒的畫像、雕塑像謎語一般隨處出現。侯爵當年還在大花園裏建了一個日式風格的小亭子,以示自己交遊廣泛。一樓還有一座私人教堂,這在大富之家中也屬罕見。可惜他在這裏住了不到30年就去世了,後代無法維持其昂貴開支,最終人去樓空。

 佩德羅給我看了他手機裏的一段視頻。幾個男子腰上綁好攀巖用的繩索,在險峻的懸崖邊上等潮漲,算好時間縱身跳下,以最快動作將巖石上的藤壺撈上來,在大浪撞擊上來前由同伴拉回懸崖。藤壺捕撈通常世代相傳,需要經過嚴格訓練,時間要算得剛剛好,否則會有生命危險,聽說每年都有幾個漁民因此喪命。
用雙手直接掰開鵝頸藤壺吃,嘴裏含了海水,鹹鮮,有嚼勁,立即想再吃一個。
大催眠。  鄭建衛 攝
 
乍得阳和如细柳 藤壺是佩德羅最喜歡的前菜食材之一。他直接兜了海水一起煮藤壺,水一開也就好了。海螺、小蝦也一樣,海鮮輕灼就是剛剛好的美味。他一邊將這些海鮮精心擺放在一大塊巖石般的面包上,一邊講解:“這是Cascais海水退潮時摘的海藻、生蠔和小海螺,這是Espinho淺海的小蝦,這是河岸常受到海水沖刷的海蓬子⋯⋯”加上鵝頸藤壺,佩德羅給他的這一道前菜命名為“淺海潮落”。
“瓦勒弗洛”,如今成了裏面餐廳的名字。主廚佩德羅帶我認識了葡萄牙人愛不釋手的“地獄海鮮”鵝頸藤壺(在中國又叫狗爪螺)。這種長得不起眼甚至有點醜陋的爪狀海產,卻比大部分海鮮都金貴。
連續三天,我們白天在裏斯本城裏坐有軌老電車、逛大街小巷,到了黃昏日落之後才出發去音樂節。酒酣夜未央,在樂聲中狂歡到淩晨一兩點,再打車回到裏斯本西南部的住處,在陡然的靜謐中洗去一身風塵。
朵的仿咖啡館空間。從下午到深夜,只要響起葡萄牙吉他聲與憂傷的人聲,這裏都會擠得水泄不通,絲毫不受外面露天舞台重型音響的影響。

民国硝烟 周克禹 攝
“瓦勒弗洛”,如今成了裏面餐廳的名字。主廚佩德羅帶我認識了葡萄牙人愛不釋手的“地獄海鮮”鵝頸藤壺(在中國又叫狗爪螺)。這種長得不起眼甚至有點醜陋的爪狀海產,卻比大部分海鮮都金貴。  
房子裏遍布19世紀最偉大的葡萄牙畫家卡洛斯·萊斯所繪的穹頂壁畫,侯爵三個女兒的畫像、雕塑像謎語一般隨處出現。侯爵當年還在大花園裏建了一個日式風格的小亭子,以示自己交遊廣泛。一樓還有一座私人教堂,這在大富之家中也屬罕見。可惜他在這裏住了不到30年就去世了,後代無法維持其昂貴開支,最終人去樓空。

沉沦的校花。 周克禹 攝
 
幾次來葡萄牙,印象最深的食物除了鵝頸藤壺,就是葡萄牙蛋撻
朵的仿咖啡館空間。從下午到深夜,只要響起葡萄牙吉他聲與憂傷的人聲,這裏都會擠得水泄不通,絲毫不受外面露天舞台重型音響的影響。
早上拉開窗簾,總驚嘆這座建築的壯麗簡直媲美宮殿。好奇之下去翻資料,才知道這兒曾是來自葡萄牙北部的瓦勒弗洛侯爵的私家宅邸。這位侯爵憑可可與咖啡種植業發跡後,20世紀初請來意大利建築師尼可拉·比伽格利亞設計了這幢豪宅。
用雙手直接掰開鵝頸藤壺吃,嘴裏含了海水,鹹鮮,有嚼勁,立即想再吃一個。

秦先生系列  鄭建衛  攝
 
早上拉開窗簾,總驚嘆這座建築的壯麗簡直媲美宮殿。好奇之下去翻資料,才知道這兒曾是來自葡萄牙北部的瓦勒弗洛侯爵的私家宅邸。這位侯爵憑可可與咖啡種植業發跡後,20世紀初請來意大利建築師尼可拉·比伽格利亞設計了這幢豪宅。

上壹篇: 赵氏嫡女h
下壹篇:草莓慕斯塔

冀公網安備 21649號